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老婆的艳照
老婆的艳照
今天是我约阿明来我家看老婆艳照的大日子,之前我一直都有向老婆报告状
况,并详细说出我的计划,不过她一直都不置可否,只是默默听着。
她今天一早就起床,整个早上都有点坐立不安,有时我知她有话想向我说,
但我特别弄得忙一点,不让她有机会。
「叮当……叮当……」门铃响起来我走到大门开门,而老婆惊惶地躲在厨房
内。
「阿伟,很久没见。有新照片吗?」阿明一进门就大声说,躲在厨房的老婆
当然听得见。
「轻声点,阿欣还在家。」我说。
「她今天不是要外出吗?那……那不是没有得看吗?」阿明失望地说。
「她的约会取消了,但当然有照片可以看,先坐下来。」我装出一副神秘的
样子:「老婆,阿明来了,弄点小吃、饮料出来可以吗?」
「哦……」阿欣在厨房回应。
我和阿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了一会阿欣在厨房出来,放下小点后就坐在
沙发的另一端。我们家的沙发是L字型,我和阿明就坐在长一些,对着电视的一
边,而阿欣就坐在另一边,即是我们现在是望着阿欣的侧身。
我们寒暄了一会,我就从身后拿出那本相簿,向阿明说:「我早一阵子到郊
外拍了些风景照,要看吗?」
「风景照?」阿明疑惑的望着我说:「没有兴趣。」
「看一看,真的拍得很美。」我强行将相薄塞入阿明手中。
阿明迫于无奈只好打开来看。当看到第一张照片就是阿欣时,他立即举起相
薄不让阿欣看到,并望着我露出惊喜的样子。
我向阿明示意不要开口,跟着对老婆说:「老婆,我冲印多了一份,你要不
要看?」
「我没有兴趣,我看电视好了。」阿欣说后就侧头看着电视,这样我们干什
么她都不会看到。当然这是我和阿欣早安排好了。
阿明看着第一张相禁不住问:「一样的?」
虽然阿明为了不让阿欣知道我们说什么而只说了三个字,但我当然明白他的
意思,说:「是哦!是一样,特别这样拍的。」
但为什么阿明会这么问?因为老婆在相片中的衣着就同今天的一样,都是穿
了件白色长袖恤衫,下身就是一条灰色及膝裙,坐在现在她坐的位置,而我那天
亦是坐在阿明的位置拍。那即是阿明看着相中的老婆和现实的老婆是一模一样。
阿明翻到下一张相,那一张相片中,老婆的姿势和上一张一模一样,只是上
衣脱去了,露出雪白的肌肤和深粉红色的乳罩。
再翻到下一张,此时相中的老婆连裙子都脱去了,只穿了套深粉红色的内衣
坐在沙发上。现在我们抬头就看到穿着整齐衣服的阿欣,但相簿中就看到同一个
坐姿,但只穿着内衣的老婆。阿明现在兴奋否我就不清楚,但我这个看了这辑相
几次的人,就已经兴奋起来了。
「阿明,今次的照片是否拍得很美?」我问阿明。
「那……那简直是极品!这样的照片都能给你拍到。」阿明说。
我看到阿欣的面颊开始泛红,不过,沉醉在老婆的艳照中的阿明当然没有察
觉。
「快翻到第四张,这一样更美。」我对着阿明说。但其实我是说给老婆听,
让她知道我们看到那一张。
老婆此时的面更红,因为这一张相,老婆连乳罩都脱下来,露出那双粉粉的
乳头,这亦时阿明第一次看到老婆整个乳房。至于阿明,他都开始有点坐不安,
不知是否下身胀到有点痛?
再翻到下一张,此时相中的老婆改变坐姿,正面向着我们。所以我们可以看
清楚两个雪白的乳球。
「第五张相是否更靓?我最爱这两点小水点。」我指着老婆的乳头说。
「是哦,这两颗小水点看来晶莹剔透,喝下肚一定很美味。」阿明看来都很
享受这种偷偷看的快感,还配合着我对老婆的身体品评起来。
虽然我们说得不清不楚,但老婆又怎会不知我们在说什么?这正正就是我想
要的,让好友看老婆的艳照,但都让老婆享受被人看的快感,而且更在她面前对
她的身体评头品足起来。
接下来的照片都是老婆在沙发上摆出各式各样的性感姿势,有时用两手抓着
双乳,有时就伸手进内裤中。虽然只是六、七张相,而且阿欣始终都没有脱下内
裤,但都看到我们热血沸腾起来。若果不是阿欣在场,我估计阿明一早拿出小弟
弟来打手枪了。
当然我不时都引导阿明对相片品评一下,好让阿欣都可以投入我们。我看见
她不时改变坐姿,又把双腿夹得紧紧的,她此时下身定必已经淫水泛滥了。
到倒数第四张,角度是从上向下拍我双腿。在相中我是坐在沙发上,而阿欣
就跪在地上,俏丽的脸儿就在我双腿间向上望着镜头。
阿明看后一面疑惑地望着我,「你等一会。」我装作不让阿欣听见,轻声对
阿明说。跟着我将茶倒在地上,说:「哎呀!对不起,阿明,有没有弄污你的衣
服?」
「没有,没有。」阿明说。
「老婆,快帮忙抹地。」老婆此时已经转过头来,一脸惊讶的样子。其实她
装得不太像,不过被老婆的身体迷住的阿明又怎会发现?
老婆依计划拿起抹布抹去地上的茶,阿明则举起手上的相薄,低头看着我老
婆边抹地,边爬向他。当阿欣爬到阿明双腿前,阿欣抬头对阿明说:「可否让一
让?」
阿明听后本想站起来,但我立即对他说:「不用站起来。」
他先是呆一呆,然后就想到我的用意,于是他没有离开,只张双腿张开让阿
欣向前爬。现在的情景就和相片一模一样了。
阿欣说了声谢谢就再低头干活,阿明就立即翻到下一张相。相中的阿欣此时
已经从裤中抓出我的小弟弟,并伸出舌头舔着我的龟头。跟着的一张就是阿欣将
我整根肉棒含在嘴里,而最后那张照片当然是我将精液全射在老婆面上。
「最后那一张是否最精彩?」我问阿明。
阿明还没有回答,阿欣就抬起头扁着嘴说:「你弄到一地都是,不单不帮我
忙,反而还在看照片。有什么好看?」
阿明没有作声,只是他低头呆呆的看着阿欣,良久都没有反应。阿欣被他看
到有点不好意思,就站起来说:「阿明,干什么呆呆看着我?」然后就拿起掉在
地上的杯子走进厕房。
被阿欣这么一说,阿明才回过神来,当看到阿欣走进厨房之后,就向我说:
「刚才我看着阿欣的脸,就好像看到我的精液溅在她脸上,实在太美妙了!我可
否借洗手间一用?」
「当然不行,你要打手抢就回家好了。我刚才都看到欲火高涨,我要去找阿
欣出出火。」我边说边推阿明离开。
「你怎可以这样?我怎能忍到回家……」阿明抗议着说。但我当然没有理会
阿明的抗议。
一关上大门,阿欣已经从厨房里走出来,抱着我吻起来了。我们一边接吻一
边走到向沙发,当我将老婆推在沙发上时,她已经被我脱到一丝不挂。我脱下裤
子,打开老婆双腿,已经看到她下身的阴毛湿作一团团了。
看到这样的情况,当然立即将已经胀到硬梆梆的阴茎顶在老婆的阴道口。本
来打算把龟头弄得湿一点才攻占进去,但稍稍用力,小弟弟就已经滑进阴道了。
「唔……老公,很舒服……」我都还未开始动,老婆已经舒服得叫出来了。
我调整好姿势,跟着慢慢抽动起来。
「呀……快点……我很想要……刚才忍……忍得……很辛苦……」老婆呻吟
着。
「是吗?刚才剌激吗?我看到阿明的裤裆胀得多厉害!」我说。
「剌……剌……哦……很兴奋……呀……不……呀……」老婆开始有点语无
伦次「你说什么?我干!」我边说边狠狠地将小弟弟插到老婆的最深处。
「哎~~我要死……来……再来……呀……」老婆今天非常主动,除了大声
淫叫外,还主动夹紧阴道,真的爽死我了!
现在我们两人沉醉在肉体带来的快感之中,我们没有变换姿势,只是用最原
始的男上女下,我们只是单调地重复着一模一样的抽插动作。可是每一下抽插就
好像将一个单位的快感从阴茎注进体内,而且很快就多得连身体都装不下了。到
最后,我将阴茎插进老婆的最深处,而精液亦在同时间注进老婆的体内。
我们两人相拥躺在沙发上,让慢慢变软了的阴茎泡在老婆那又暖又湿的阴道
内。跟着忍不住问:「刚才被阿明看着自己的裸照时,有什么感觉?」
老婆与我对望一眼,跟着低头说:「只觉得很害羞。」
「真的只有害羞吗?但为何刚才阿明一离开,你就从厨房跑出来抱着我?」
我微笑着说。
「那……那当然会有点兴奋。」看到老婆的脸开始泛红,一副惹人怜爱的表
情。
「真的只有一点吗?我看你刚才定是想叫阿明当场和你干一炮哦!」
「没有,我没有这样说。」老婆辩护着说「没有这样说,那即是有想了?」
我取笑着老婆。
「我不跟你说了,你尽是欺负我。」
「不如打电话给阿明,看他在干什么。」我转换话题。
老婆没有作声,只是一脸犹豫的样子。我见状立即拿起电话,良久阿明才接
电话:「喂!伟哥,什么事?」
「想问你刚才觉得怎么样?」我说。
「当然是兴奋死了!现在我正躲在你家楼下的公共厕所里打手枪。一会再说
吧!」我开着电话的免提功能,好让老婆听到阿明的话,而且老婆听后,脸儿即
时红得像苹果一样。
「等一会再打手枪吧,先具体一些说给我听你刚才觉得怎么样,若果说得动
听,或者我可以找些东西奖励你。」我说。
「啊?有奖品?那一定要讲了。反正都已经被你打断了,一会儿又要从头来
过。」阿明续说:「刚才被第一次看到阿欣的裸照精彩多了,而且阿欣还活生生
坐在自己面前。料不到你会想到这个点子。」
「那我老婆美吗?」我看见老婆很细心在听,而且一脸羞愧的样子。
「当然美啦!因为认识了这么久,所以没有留意。原来她身材这么好,那双
乳房大小适中,又是我最爱的吊钟型。但最诱惑人的是那两颗粉红色的小乳头,
放在雪白的乳房上。有几次我真的想走上前扒开阿欣的衣服吻下去……」阿明足
足讲了五分钟,将老婆身体每一部份都品评一下,而且还强烈地表达出他对老婆
的身体的迷恋。
「够了,够了,你不说,我都不知我老婆原来有这么好。见你这样卖力,我
将我们夫妇做爱时的录音播给你听,助你打手枪。」我打断了阿明的话。
「真的吗?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招。」阿明欣喜地说。而阿欣就一睑茫然和惊
愕的望着我。
我靠近老婆的耳边说:「我没有录音,但你现在叫还不是一样?」
「不行,我不要做这么淫荡的事。」老婆轻声说。
「现在还说这些?阿明连你的身体都看过了,又对你有这么高的评价,你不
会连叫几声给他听都吝啬吧?」我边说,边伸手到阿欣的下身去剌激她那还湿润
的小穴。
老婆没有阻止我的手,任由我的手在她下身游走,不消一会,已经弄得她娇
喘连连。可是她始终咬着嘴唇,不肯发出声音。
「喂!阿伟,你在吗?你在播着录音吗?怎么没有声音?」阿明有点不耐烦
说。
「我在,前戏当然是静一点,要尝好事当然要有耐性一点。」
我见老婆总是咬着唇不肯吟叫,所以只好忍着她下身传来那一股精液的腥臭
味,伸出舌头去舔弄她的阴蒂。
「啊~~」在我的舌头触碰到老婆的阴蒂时,她终于叫出第一声了。
「啊……很舒服……老公……啊……不要……不要……弄那里……」不知是
否叫第一声特别难为情,还是替老婆口交实在让她太兴奋了,她叫了第一声后,
就开始在电话筒旁发出诱人的呻呤声。
至于电话的另一边,亦开始传出沉重的呼吸声。
「呀……老公……我……快来……我要……你的大肉棒……快来插我……我
的……小穴……又热……又空空……很……难受……快……来……」平时很少会
说得这样露骨老婆,今天居然这样大胆地淫叫起来。
我不知她是真的想要,还是只是说给阿明听,但刚来完一发的我暂时都硬不
起来,只好用手指代劳。我一边用口吸吮着她的阴核,一边用手指在她的阴道中
左穿右插,弄得她乐透了,淫叫声就越来越大,说话当然亦越来越露骨。
「啊……呀……到了……呀……」老婆大叫几声后就泄身了,整个人软软的
躺在沙发上。
「喂!阿明你在吗?」我拿起听筒说。
阿明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不说了,先挂线,我现在弄到一裤子都是,都不
知怎样办。」
「哈……哈……」听到阿明这样说,我忍不住望着老婆大笑起来。至于软弱
无力的老婆,就只能将双手遮掩着羞涩的脸儿。

【完】